六个庭

够了。开始吧。

庄周与蝶

大兴安岭,铁道宾馆
我做了个梦。
一个噩梦。
我当时盯着我奶奶手机充电冲半满闪现出来的绿光,还想着奶奶的手机充完电了,可以充充电宝了,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。
迷迷糊糊醒来时摸到手机,跟韫玉大半夜开启深夜茶会。聊着聊着手指不灵活,打出了一句句我目瞪口呆的话。
“我跟你说我背后wubdnhshsjnz”“背后有就看那不做神经病这不是”宛如乱码的话一句句不受我控制地发出去,韫玉直接嗷嗷讨饶叫我别说了。我关了手机,将手机放桌上,不敢回头看,心一横死闭眼睛就睡。
人越是害怕越是清醒,于是我清醒地思考一个问题。
我刚刚拿的是手机……?可我的手机…不是在浴室充电吗?
那我拿的,难不成还是充电宝?
想到我给韫玉发的话,我死命闭着眼睛,我心想我怎么也不能回头,电影电视剧里面回头的都特么没好结局。假睡真睡都要睡。

一眨眼天亮了,奶奶催促我赶快起来都中午了。我点点头爬起来准备洗漱,却总有种莫名的违和感。看着帮我叠牛仔夹克往行李箱里面塞的奶奶违和感越来越严重。
……我夹克衫,不是在车上吗…
我一脸疑重地进了浴室,听见门外同行老太太吵的不可开交,挠挠头没怎么理会,就去洗漱了。
我拿起手机,对,这次手机在浴室里了,还充着电。我看着那熟悉的黄光有点头疼——这都充了一夜了怎么还是这么点电?这地儿供电不足?我能投诉吗……
看了一眼时间,1:23,确实睡得够久了,我把手机放回去打算上个厕所就刷牙,还没走到马桶边我又返回去看时间。
1:23。
我奶奶说中午了。
天还亮着。
可我的手机……是二十四小时制。
熟悉的冷汗蒙上后背,我觉得那个奶奶好像就在我身后,我还是不敢回头,却只能僵立在那儿,不知所措。

我睁开了眼睛。
一片黑暗。
我心想这梦总算结束了吧,听着左右呼哈连天的,蹬蹬腿还是有点害怕。

我心想这夜,就算床再小,我也要跟我奶奶挤着睡。
我:奶奶——
我:——??!
没有声音。
或者说声音就像是闷在一个封闭的罩子里,我死命在罩子里拍打呼救,却是叫天叫地皆不灵。
在无数声发不出声的奶奶中,我绝望地想,如果我醒来了,我绝对跟我奶奶道歉,不该惹她生气,求求她能听到我的呼叫——

然后我就醒了。:)
我脱口而出:“奶——”
哦,这下声音也回来了。:)
……奶奶de:)。

于0:27  书

我是庄周还是蝶?
亦是庄周亦是蝶。

评论

热度(2)